笔趣阁 > 火武尊天下 > 低落之夜

  黑色的夜幕中,月光微微现在一位少年的身上。少年一拳一拳打在墙,在墙上留下深深的凹穴。少年的汗水,从发间散落在地上,留下一个个疙瘩,少年的双手开始变得红润,是血!一滴滴的流下。
  “尘哥哥,休息一下吧!”青春的女生,中甲,带着一丝心痛。
  帝尘闻声望去,只见女子身着红色衣裙。青丝在微风中飘荡,清晨般的眼眸带着一丝心疼。清秀的脸庞,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倾城绝貌。
  “是蝶儿呀!今天狩猎结果怎么样?”少年故作轻松的看着向他跑来的女孩说道。
  女孩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微鼓着小嘴说道。“尘哥哥,你还是先不要管这事了,你看看你。”语气显得有些温怒。
  说着低头从储物戒中拿出疗伤的膏药,细心的为帝尘疗伤。
  少年看着正在帮他包扎的女孩戏说道:“蝶儿的包扎技术真是越来越好了呢。”
  “嗯!如果我是治愈系的魄魂师就好了,这样就可以更好的帮助你啦。”女孩微微皱起眉头,有些伤心,但又有些自豪的说道。眉宇间也有些令人心疼。
  帝尘用手点了点蝶忧的脑袋说道:“放心吧,蝶儿。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再加上蝶儿也很厉害不是吗。已经是高阶一级的魄魂师了吧?”说着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但脸上依旧是无邪的笑容。
  蝶儿望着眼前邪魅、无尘的少年。她是敏感的。他瞬间捕捉到了少年眼中的那抹失望。说道:“我们还是不要谈了,猜猜我有什么惊喜给你呢?”
  “哦?蝶儿给我带了什么惊喜?”帝尘向蝶忧亲昵明问道。
  “你猜一下嘛。”蝶忧故作神秘的说道。
  “是父亲的魄魂力终于突破了吗?”帝尘沉思的道。
  “嘻嘻,你猜不到吧,看这是什么?”说着从储物戒中拿出一个黑色不规则的东西取出,用双手小心翼翼的放在帝尘的手中,生怕那东西跑了似的。
  帝尘仔细的打量着手中的东西。在黑夜明媚的月光的照耀下。显出暗红色,拿在手中有些湿,有些粘手又有点软软的。像一颗人心,放在鼻子一闻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袭来。
  “是星武血菌!蝶儿,你是怎么得到的?这种香味,应是星武血菌中的极品。普通的星武血菌需要一位星武魄魂师用一生的精血去滋养,又因其只能用星武血液生长,又因形似人心故名曰星武血菌。……”说着从刚开始的激动转变为平淡而无奇语气也变得淡薄起来。
  蝶儿,好像看穿了他心中的所想说道:“怎么样?试一下吧!”
  “没用的,我…唉,算了,还是给父亲吧!他已经为自己停留在天武境五年之久,感到十分气恼了。若是用了它,便可突破天武境,可达星武境。我们景家也可以高人一等了。这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说着将它送回到蝶优的手中,转过头。,手紧握着,刚刚包扎好的手又出了鲜红的血液。
  “可你不试一下怎么知道?”蝶忧怒吼道,眼中闪着星星点点的泪水。
  “我说的还不够多吗?我就是个倒钱筒,什么灵丹妙药对我来说都没有用。”帝尘也跟着怒吼道。
  是的,为了他的魄魂力,正是家主的父亲为他找来了一些丹药来滋补,然而父亲却因此事被几分主诬陷推下了台。
  新任的家主规定,家族内部不能给景帝尘以任何形式的帮助。并且父亲,也被迫不能参与家族中的任何会议。除非在每五年一次的家族选拔赛中完胜现任家族,才能改变现状,父亲则可成为下任家主。
  墨蝶忧在此时,送来了星武血菌无疑会招惹上大麻烦。帝尘不想因为自己再去连累自己周围的亲人。
  “那又如何?”蝶忧的泪水开始撒下,在夜空中留下闪亮般的小星星。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帝尘不语。一瞬间静的可怕,只能听到风吹过的飒飒声、虫儿鸣叫的声音,和蝶儿默默忍位哭泣的声音。
  “蝶儿,唉……,你这样真的不值得。你也知道,我14岁的时步入天武境,引起了各大魄魂学院的注意,更是逆天突破修为的第一人。但在这之后的事你也知道。”帝尘用拳头再次打在了墙上,发出沉重的响声。鲜血再次滴了下来,显得凄凉。
  是的,蝶儿一直都明白,一朵最高傲的玫瑰从高处落下,沦为与尘土,任人践踏的不甘。但,蝶儿不想让他的尘哥哥因此而丢了那与生俱来的高傲。她一直在尝试。从来没有放弃过。她将手中的东西轻轻放下,手捂着嘴,跑开了。
  帝尘转头,忘记女孩逐渐远去的鲜红色身影。叹了一口气。地上的血菌泛着血红色的光芒,显得有些诡异。
  “唉,真是可惜了,这一株上好的血军。”帝尘无不惋惜的一边说道,一边用手将它拾起。
  清幽的奇香再次袭来。却安抚不了她心中的焦躁。心中回想起阵阵的往事。
  “谁!”他猛地转头一看。只见一个黑影,从墙头一闪。几把,闪亮亮,泛着寒光的几把飞刀向他飞来。速度之快可达迅雷。他见状忙向一旁闪过。寒刀从他的脸庞飞过。
  他感到脸上一股火辣辣的疼痛。用手轻轻的一摸。殷红的血液在手中。
  “可恶。”他在心中咒骂道。殷红的血液洒在了,血菌的身上。再次发出了血红色诡异的光芒。
  再回头一看。飞过的刀在在地上,周围的草瞬间枯萎。
  “毒!”帝尘再次向墙上看去,黑人早就一闪而过,留下的痕迹只有那几把飞刀。
  他下一次的向那几把飞刀走去,朴素的,刀柄和刀峰。在闪亮的刀锋上印上了饕餮的纹路。
  “饕餮纹?怎么可能!”帝尘感到惊讶。同时也感到一阵的眩晕。
  “糟糕竟然忘了。这刀有毒。”帝尘开始用自己仅剩的一点魂力护住心脉。
  但怎奈魂力微弱,鲜血从口中喷出。他用手捂住心脏。地上的血菌再次显现出诡异的光辉。
  “没办法了。只能这样了。”说着将它拿在手中。静坐准备吸收血菌。周围的真气开始流动。树木也开始无风自动。突然周围的真气一下子暴动了起来。
  “咳咳。可恶。居然倒流了难道连简单的吸收,都做不到了吗?”鲜血再次从口中喷出。喷在了血菌上,脸色变得深沉。
  “不行再这样下去,非死无疑。”于是再次调动周围的真气。发出诡异的光芒越来越强大。渐渐地将他包围。真气也开始向他的体内流入。
  脸上和手上的伤渐渐,也开始奇迹般的愈合了。少年的脸色由苍白变红润。长衣飞飘。
  少年再次张开双眼。眼睛里含着自信的光辉。“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