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孤萍 > 天下间,缘来缘去

天下间,缘来缘去


  天下风尘,无处不江湖
  大漠和中原的交界处,人们来来往往的必经之路上有一间客栈,客栈的名字就是“一间客栈”,客栈虽小,却包罗了江湖的琐碎故事。店主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女人,红颜祸水也不为过,平日里也不怎么露头,逢上大人大事便会下来陪一两次酒,若遇到这样的日子,只要你在,那酒钱是一定免的,那只是那被陪酒的人,十有八九是要被接下几天来往的群雄下肚的。
  逢着前两天大漠起的风沙,小二便传消息上楼,给老板报了消息,又说,店里储粮不够了。
  这老板娘便下了楼。
  这客栈里边一层到二层没有楼梯可走,原来寻常酒楼装楼梯的位置,多了几根定风柱。中间位置空了一个到二楼的天窗,几根彩色丝带垂下,丝带下是一条长石桌。这上楼,下楼,全仰仗这几根丝带。
  这住店的客房,就在这一层吃饭的地方有两个石皮铺位,没有被褥,还有几间地下的地窖房,只要是江湖道上舔血的,没人会住到地窖里去,任人宰割,另外这地窖里是收费的,一层的石皮铺位是不收费的。自然二层是女老板住的,是老板的闺房,想上去,还得有几分本事才行。
  女老板下楼,店小二们自然都鼓足了阵势,各种乐器,中原的琴,西域的埙……一时间也热闹起来。知道的人都知道,默不作声的喝着茶,抱着看戏的心思,盯着那一楼二楼间的几条丝带。不知道的新奇,不明所以的眼神扫视着周围,时刻戒备着。
  声乐一会奔放,一会低沉,在某一个瞬间骤起,一部分客人听的入迷了,不自觉的的随着乐曲突然喷出一口鲜血,倒在地上,看见同伴倒下的侠客周身一震,赶忙运气抵抗,体内真气随着乐声起伏,胸腹之间跌宕不定,不一会便有许多人倒下。随着人数降到一定的时候,乐声突然平和,那些没人扶着护着的倒地之人,客栈后厨出来了一队一脸横肉的彪形大汉,将那一部分人拖走,那些不服气的生人稍踏出一步,便被那群大汉扭倒,宛若捏泥人一般扭断了不服气生人的手脚,被合着一起带到了后厨。一时间惨叫声合着乐声,莫名的生出一种古怪的氛围。
  就在这古怪的氛围里,一个少年推门而入,他的动作很轻,脚步也很轻,推门而入,客栈里的许多人确是猛然间把头扭过来,盯着这个人,来人戴着一顶烂斗笠,黑布遮面,穿着破烂衣服,披着胡狼皮,背后背着一把断剑,眼神中充斥着杀气,浑身上下澎湃着一股戾气。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关注,毕竟大漠里这样的人很多,更何况此时重头戏上台了。
  那五六根丝带在这时抖动起来,无风自然飘动,一名绝色女子顺着丝带缓缓下落,在半空中翩翩起舞,眼神无意间和刚进门的少年对视,竟让她有了一瞬间的恍惚,她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清澈的眸子,充斥着无比坚定的眼神,只是一瞬的恍惚,便转开了目光。四周的侠客无不目瞪口呆的盯着这从天而降的仙女,只有这少年对视了一眼便进了店里,眼神没有一点颤动,像刀子一般锐利,寻了个座位坐下。
  曲无忆自然是知道这客栈的规矩,进到大漠时曾经来过,将马匹换成了骆驼,因此想办法遮住了面容,以防暴露了自己的行踪,被酒馆的老板打听到了消息,日后行事多少会有点不方便。酒馆的杀手密布,消息网自然也是通透,这“一间客栈”与其说是一家黑店,是倒不如说是一家黑店的分店,这老板自然就是酒馆里的老板,这里的老板娘,算的上是那酒馆老板的亲信。下了天山,出了神庭,他知道神庭曾经是天下间最大的暗消息网,有最大,自然就有第二大,第三大,这酒馆便是第三大暗消息网,那第二大的要数皇庭暗部,这酒馆却也不弱于暗部,只是民间始终比不上官家,但是杀手势力仍然已经遍布天下,江湖上传的说“天下大事知其九,事件琐事了三分”的传言,丝毫不为过。
  上次来因为女老板不见客,所以并没有见到,如今却恰逢时候,见到了这风姿绰约的女子。
  见了也不过是风尘样子而已。
  曲无忆招呼小二想要匹马便跑路,奈何赶上此时,小二说此刻不便,要想置办马匹,需得等到他家老板娘表演结束才行。曲无忆只得找到了个位子坐在一旁独自饮酒。
  说来也巧,本来满满的位子,老板娘一下来,除了几位黑纱遮面的女子和少部分人,八成以上都起身围到了那石桌旁边,石桌上女子纤腰素裹,轻纱曼舞,在众多男人手掌间穿行,男人们各个痴了呆了一般,嘻哈傻笑。
  “这女子到底练了什么魔功,这些男人痴傻了一般,围着她傻笑,满不知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砧板上的猪肉,争着被宰食。”
  “休得乱说,抓紧时间歇息,一会还要赶路。”
  那几个黑纱女子在下边窃窃私语,被曲无忆全都听到了耳朵里
  声乐嘈杂,渐渐过了高潮,女老板手中的丝带翩翩起舞,每拂过一个男子的头顶,那男子便倒地不起,后厨的几个大汉便会出来,将人抬走,女老板随着乐曲停歇,也飘然飞回楼上,临上去看了一眼在远处喝酒的曲无忆,曲无忆自然注视到了,装作喝醉了没看到一般自顾自的喝着酒。
  声乐停歇,那一群围在石桌前的男人,恍若大梦初醒,丝毫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在一片嘈杂的讨论声中,匆匆收拾了行李就离去了。那些发觉自己同伴不见了的人,略有犹豫,还是离去了。
  曲无忆买了马匹,收拾了行装,也上了路。
  在这个夜,绝艳的女子,想着那个冷若冰霜,一骑独去的少年,冰凉的心里竟然有了一点颤抖,温润的身躯颤抖,娇艳的脸上泛起一丝潮,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