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利波特与幸运之子 > 0059 又见面了

0059 又见面了


  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过后,一切都平静了下来。
  “别抱这么紧,德安德里。”赫敏奋力把自己的胳膊从罗素和她自己的身体之间拔了出来,“我有点喘不过气了。”
  “左手震麻了,没法动弹了。”罗素仰面躺在地上,身上是跟他一起从台子上掉下来的赫敏,罗素的双手紧紧箍住赫敏的腰,生怕她跑掉一般。
  “震麻了怎么还能抱这么紧?”赫敏的脸在夜色里也能看出来有点红了。
  “正常的生理反应,赫敏。”罗素没有半分不好意思,“你没麻过,不知道也很正常。”
  “好了,好了。”赫敏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我真的要喘不过气了。”
  罗素遗憾地松开了手,让赫敏站了起来。
  “幸好这块地面相当平整。”罗素一边起身一边说道,“不然有石头什么的垫在我身子下面,我可受不了。”
  “他死了吗,德安德里?”赫敏担心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马人,他看上去撞到那个土石圆台之后还往前飞了一段距离,他的右额角上鼓起了一个硕大的包,显然是被罗素用那截魔杖木敲出来的。
  罗素正在旁边的灌木丛里寻找自己的魔杖,刚刚准备回答赫敏时,就听见了另一个声音:
  “当然没有,我们马人的身体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脆弱,科瑞泽只是晕过去了。”
  罗素从灌木丛里拾起自己的魔杖,抬头一看,七八个马人出现在了不远处的林间,他们正慢慢地朝这边走来。走在最前面的正是罗素的老熟人——
  “费伦泽,”罗素严肃地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马人袭击我们。”
  “抱歉,小罗素。”费伦泽带着他的族人慢慢走近,“是我们来晚了,我们本来应该更早一点找到科瑞泽的,他今天偷偷从我们的聚居地溜了出来,幸好你们制服了他,没让他惹出更大的乱子。”
  “所以你们就慢吞吞地走过来?”罗素心里的火气腾地一下冒了出来,“我们差点被他踩死!如果我今天没把那根魔杖木取出来的话,你们就放任你们的族人谋杀两个学生?”
  “真的抱歉,罗素。”费伦泽说道,“我不想找客观原因,但是那边的路确实对我们马人来说非常难走。不过科瑞泽不一样,他天生善于奔跑跳跃,那些地方对他来说如履平地。”
  罗素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抱着胳膊没有说话。
  “何必这样低声下气,费伦泽。”费伦泽身边一个稍微年长一点的马人没好气地说道,“只不过是两个毛头孩子罢了。”
  “注意你的言辞,罗南。”费伦泽转身对这个叫罗南的马人说道,“我跟你提过的,这就是那位治好了独角兽的小巫师。”
  罗南强壮的身体明显地颤动了一下,看向罗素的目光明显多了几分敬畏。
  “我们亲近保护动物的巫师。”费伦泽解释道,“马人崇敬拥有高尚品格的每个物种。”
  “但他显然不是。”罗素用手指着还昏在地上的科瑞泽,气呼呼地说道,“他听我开了一个有关老师的玩笑就想用箭把我和赫敏串在一起,还想把我们踩成肉酱,难道他光拥有马人的外表,没遗传到你们的头脑吗?”
  “任何种群里面都有莽夫,”费伦泽平静地说道,“马人也不例外。”
  罗素想到了哈利,他在心里赞同了一下费伦泽的话。
  “而且,”费伦泽调皮地笑了起来,“如果今天格兰杰小姐没有陪你一起来,而是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的话,你就不会这么生气了。”
  当自己内心的想法被人说出来之后,再装生气就没那么有面子了。
  “你说得对,费伦泽。”罗素捡起了被科瑞泽震飞的那截魔杖木,“你很聪明,起码比地上躺着的那位聪明多了。”
  费伦泽笑了笑,没有接话。
  “你看这个像不像魁地奇比赛里面击球手用的棒子。”罗素把手里的魔杖木拿给赫敏看,“没想到我还有击球手的天赋,也许等乔治和弗雷德毕业之后,我也能进格兰芬多的魁地奇球队。”
  “用棍子把对手一个个都敲晕?”赫敏笑着问道。
  “也许吧。”罗素耸了耸肩,“可能对斯莱特林的时候我会这样。”
  “还有,”罗素转向了费伦泽,“我还有一个问题,这个家伙的老师是谁,为什么他一听见我开老师的玩笑就控制不住自己。”
  “这你得问他自己了。”费伦泽笑道。
  罗素做恍然大悟状:“你的意思是还得我把他弄醒是吧。”
  费伦泽假装没听到罗素的话,低头用蹄子刨了刨地上的土。
  罗素无奈地摇了摇头,从长袍左侧的兜里掏出了一根通体洁白的魔杖。
  嗯?怎么口袋里摸起来毛茸茸的?
  罗素把白魔杖插进了长袍右侧的口袋里,左手伸进左兜,拎住贝斯特的后颈皮,把它从自己的口袋里掏了出来。
  被罗素揪住后颈的贝斯特看上去不很开心,它刚才大概又在睡觉,张牙舞爪地伸了个懒腰之后,贝斯特把自己的爪子露了出来,朝着罗素威胁性地喵呜了一声。
  “那是什么……?”费伦泽平时淡定平和的声音居然罕见地出现了一丝颤抖,看向贝斯特的目光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我的宠物猫啊。”罗素随手把贝斯特又塞回了口袋里,贝斯特不满地叫了几声,从罗素的口袋里挣扎了出来,跳进了赫敏的臂弯。
  “那可是贝斯特……”费伦泽有点绝望地看着就像一只普通奶猫一样被罗素肆意揉搓的贝斯特,声音颤抖着说道,“自然的王者,埃及的神猫……”
  “是吗?”罗素怀疑地看了一眼贝斯特,它现在正在赫敏怀里惬意地打着呵欠,“没关系,反正现在它只是一只普通的猫罢了。”
  “确实,确实。”费伦泽苦笑着点头道,“没有问题,看上去的确是这样的……一只普通的猫……但它的神奇超越你的想象。”
  “明白了。”罗素重新抽出了兜里的白魔杖,指向了躺在地上的科瑞泽——
  “速速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