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房产大玩家 > 1064.见风使舵! 1/3

1064.见风使舵! 1/3

按照郑嘉淳的计划,将会剥离集团的部分财产,也就意味着他势必会从阮家豪的手中抢走一部分产业的控制权和一部分资金的支配权。
  
  现如今,郑御仝虽然还掌握着最大的决策权,但实际上已经是半隐退状态了,集团的许多事务都是由阮家豪负责的。
  
  所以这对于阮家豪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同时,郑御仝的决定也透露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他对自己的儿子,还是有所期待的。
  
  但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阮家豪很明智的选择了不再多说什么,而是对郑嘉淳道:“大哥,那就一切拜托你了。”
  
  “不用拜托。”郑嘉淳嘿嘿一笑,哪能听不出他话里的暗讽之意,心道你是个什么身份你就拜托我?真当集团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吗?
  
  他接着应道:“怎么说也我们郑氏自己家的产业,我会尽心尽力的。”
  
  阮家豪点点头,不以为意。
  
  对于两个人已经流于表面的争斗,郑御仝还是视而不见,只是挥挥手道:“事情说完了就抓紧办吧。”
  
  两人礼貌的跟一圈叔伯打招呼,道别离开。
  
  等他们都走了之后,才有人对郑御仝问道:“大佬,你这是……?”
  
  “还用问吗?”另一人抢道:“嘉淳怎么说也是大佬的亲生儿子,是时候准备让他接班了。至于阮家豪,他现在这么风光,也不算亏待了吧?”
  
  “接什么班?”郑御仝反问,让说话的人尴尬的愣住了。
  
  “就算是我的儿子,也不如整个郑氏重要!”郑御仝认真道:“只不过,前几年我一直在抬女婿,就是想让他感受一下压力。我始终还是相信,我的儿子,不比任何人差。”
  
  “但如果嘉淳他自己不争气的话,我还是会做正确的选择的。”
  
  听他这么一解释,几个老兄弟才明白过来他的良苦用心。这是欲扬先抑呐!
  
  而且,重用阮家豪,也可以在非郑姓的高层管理面前树立起一个榜样,示意公平公正。
  
  只有这样,外姓人才会真正替集团卖命。
  
  这一手制衡,才是郑御仝能够统御新世纪集团至今的手段之一。
  
  不过,这一次面对香江史上又一重要的变革时期,郑御仝对自己儿子的表现很满意。
  
  脱离集团跟陈晋合作,无论对郑嘉淳自己,还是对集团来说,都是一步精妙的选择……
  
  于是郑御仝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继而哈哈大笑,引得其他人也一起,再一次倒酒,碰杯,庆祝集团的又一个周年!
  
  只要像郑嘉淳和阮家豪这样优秀的中生代人才源源不断的出现,那么郑氏家族就可以延续这上百年的辉煌,永远屹立在香江……
  
  …………
  
  …………
  
  陈晋离开了丽晶酒店之后,并没有立刻返回深港市,而是应了嘉米高事后打过来的电话,再一次前往了他的那所豪宅,说是有事相商。
  
  只不过这一次,嘉米高对他的态度可就截然不同了。
  
  刚一下车,嘉米高就亲自过来迎着陈晋,一路进了屋,上楼进了书房,还自己充当酒保给陈晋倒上了酒之后,才眯眼笑道:“陈总,我真是太佩服你了!”
  
  “说到佩服,嘉总,应该是我佩服你才对。”陈晋举杯道:“我的人对你……能忍人所不能,是成大事者啊!”
  
  嘉米高抬起受伤的手看了看,毫不在意的对陈晋说道:“陈总,我托大说一句,以你的年纪和所经历的事情来说,可能很难想象,这样的伤对我来说……”
  
  “虽然我年纪确实很大了,但是在我年轻的时候,这只是皮外伤而已。”
  
  陈晋闻言,心中一凛。
  
  他知道嘉米高说得是实话……
  
  香江在近现代一百多年的历史中,是有过几个非常混乱的时期的。
  
  要知道,嘉米高可是1941年生人,那可还是战火纷飞,华夏满目疮痍的年代。然后经历了殖民统治,又经历了难民涌入,最后经历了回归,迈入二十一世纪。
  
  刀伤?对他这样经历的人来说,确实是小儿科。
  
  “所以,用这一刀,换来我对你真正的认识,虽然代价是大了点,但绝对值得。”嘉米高重新恢复笑容。
  
  陈晋饶有兴致的问道:“对我真正的认识?”
  
  “没错。”嘉米高点头道:“包括我在内,我想……或许香江的所有人,之前对你有有所无解了。”
  
  “你来香江,可不仅仅只是赚钱来了。陈总,我说得对吗?”
  
  “……”陈晋眯起眼睛,肃声道:“我只是个商人而已。”
  
  “所以,就用商人的办法嘛。”嘉米高自顾道:“这些年,一直有很多不同的人来到香江,各行各业的都有。”
  
  “内陆博大,只要有时间,自然可以慢慢的重新把香江同化回去。”
  
  “但是,香江的情况又太过于复杂。两制是天才的策略,给了中枢很多时间处理这些问题。”
  
  “而你跟其他很多人一样,都是处理具体问题的人……”
  
  嘉米高的这一番话,真是把陈晋彻底给震住了!
  
  作为香江四大家族的领袖之一,他的目光如炬,竟是如此轻松的就看透了这一点?
  
  “不用惊讶。”嘉米高摆手道:“毕竟,没有某些方面的配合,我可不相信有人能从内陆把火器弄到香江来。”
  
  “原来如此!”陈晋叹了一声,暗道失策。
  
  自从在嘉米高这见识了香江的保镖配置之后,在吴小军的要求下,陈晋就让他自己跟王守良接洽这方面的事情了。最后又通过韩开弘的关系,弄到了一批未登记的火器,也是刚刚才运到的。
  
  吴小军他们配上了之后,才出关的时候自然免不了有点麻烦,所以也打点过。
  
  毕竟有段怀疆在暗中帮忙,这些事情都不算太难。
  
  只不过……嘉米高这个地头蛇却得到了消息。那么,其他人很自然的也会得到消息了……
  
  原来这才是嘉米高今晚忽然拼着丢脸,也要向自己示好的原因啊。
  
  确实,就算他再不开眼,再死要面子,也不可能跟陈晋这样的身份发生冲突的。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至少像我一样的人,就要重新掂量你的分量了。”嘉米高继续道:“所以,陈总……请说说你的要求吧,我一定尽全力配合你。”
  
  陈晋一挑眉,揶揄道:“嘉总,你可是个资本家。就这么心甘情愿的……被同化掉?”
  
  “你不会不知道,内陆不允许你这样的人存在吧?”
  
  “甚至你的华电集团,可是跟内陆国网直接冲突的。能源行业可是绝对的高压线!”
  
  “会有办法的。”嘉米高自信道:“你觉得呢?”
  
  陈晋这才猛然回忆起来,嘉米高在内陆是跟官方有过正式合作的。这也是官方对于香江商人的一种怀柔策略,利于发展,利于稳定。
  
  当然了,也是嘉米高对内陆的一次试探和摸索……
  
  但是想要大规模的将重心转移到内陆的话,势必不能继续做能源行业了。那么就只剩下房地产和金融。
  
  而金融方面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复杂关系,所以唯一的选择……只能是房地产!
  
  这样一层一层的剖析下来,才让陈晋再一次感受到这些资本家的厉害!
  
  为了自己的产业能够延续,为了家族能够长盛不衰,在这种关键时候,见风使舵的本事堪称大师级。
  
  这个“见风使舵”,可是绝对的褒义词呢!
  
  念及此,陈晋也不再犹豫了,直白道:“郑氏的郑嘉淳,已经决定脱离新世纪集团,以个人的名义跟我进行合作了。”
  
  “所以我想,我们三方或许能够寻求到一个不错的合作方式。”
  
  嘉米高对于郑氏的选择也丝毫不意外,直接应道:“这位太子爷出手的时机很精妙,相信他会是一个不错的合作伙伴。”
  
  “另外,既然你已经有了决定,那么我希望你能配合我……”
  
  “是为了李氏和郭氏吧?”嘉米高的反应很快:“你的顾虑的有道理的。他们不同于我们……”
  
  “他们在香江的利益太庞大了,不需要像我一样委曲求全。甚至,可能还要中枢反过来满足他们的需求。确实是很麻烦的事情。”
  
  陈晋忍不住叹道:“嘉总对香江的局面,分析得很透彻。”
  
  “没有当首富的命,那就只能多想想多猜猜了。”嘉米高应道:“对了,最近郭氏的动作其实不小。他们似乎准备着手主攻内陆了,第一站就是深港。”
  
  陈晋点点头道:“这对于任何人都是机会。深港方面势必会配合我有一些举动的。”
  
  “那我们……?”嘉米高有些期待起来了。
  
  陈晋笑道:“不要太心急了。关于具体的计划,还需要再完善一下细节。目前还只是形势上的斡旋而已。”
  
  “明白。”嘉米高举起酒杯,再次跟陈晋碰杯。
  
  两人今晚的交流很顺利,很和谐的达成了统一战线,所以之后还多喝了几杯。
  
  只不过当陈晋离开嘉米高的豪宅时,原本微醺的模样也恢复如常了。
  
  “嘉米高不老实呐!”陈晋如是想着:“忽然转变的态度,绝不可能是因为一个猜测就决定的。一定是还有什么事情,自己没有注意到……”
  
  “会是什么呢?”